汪·课
github-circle-white-transparent
作者:
汪志成
发表:
2020年3月2日
修改:
2020年3月3日
收录:
雪狼湖

自律与自由

谈古

在孔子的垂暮之年,曾经简短的总结了自己一生的经历。对于人生的最后一个阶段,他总结道:“七十而从心所欲,不逾矩”,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“七十岁的时候,我顺本心而行,却不会违背任何一项社会伦理”。孔子还就是太谦虚了,如果要换成霸气一点的话,我建议可以用这一句:“我,即是人群”。哦,我的思绪好像飞了。回来。

从心所欲,其实就是自由,而且是最深刻的那种自由 —— 既不像装在套子里的人一样在人情世故的压力下处处担惊受怕,也不像中二时代那样只是为了显得与众不同而特立独行。最深刻的自由,就是想我所想、做我想做、说我想说,立德立功立言。只要做到不以物喜、不以己悲,还有什么能阻止你“惟吾德馨”?这就是真正的自由。

如果说,从心所欲尚且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,还能同时做到不逾矩的却足以称为圣人了。

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,其实一直都在不断地冲撞社会的规矩,并且为此调整自己的行为模式,这就是“他律” —— 来自他人的约束。

大多数人,最终都会在“他律”中被社会磨平了棱角,这不是坏事。但如果连心中坚守的原则都失去了,那恐怕就“泯然众人矣”。对社会来说,失去了一个自由、独立的灵魂,无论如何都是一大损失。我们或者为了发泄而随心所欲地伤害别人,或者为了不逾矩而不断地伤害自己。这两种损失,都同样可惜。

解决之道,便是自律。

在成长过程中,你会不断的探索世界的规律、社会的规矩,并且在对人性的不断思考和理解中,将其构建成一个统一的思想体系。而你自己,在这个思想体系的指导下,做任何一件事,都不会引发自己的逻辑冲突。如果你这个思想体系的边界,能做到与社会的普遍规律相一致,那么这个世界便是你的天地。在你的天地中,便意味着无限的空间,不再有碰壁的可能。

论今

在中国文化中,这种自由与自律的平衡与统一,固然没有几个人能做到,但是却渗透在我们的诗词歌赋中,渗透在我们的历史典故和民间传说中,渗透在父亲的责骂和母亲的哭泣中,永远难忘记。我们今天觉得每一句“子曰”都仿佛平淡无奇,其实是因为“子曰”是水,我们是鱼,而鱼是看不见水的。

当新冠来袭,很多中国人都默默地收起了旅行计划,准备把一场携天地之威而来的大洪水消弭于无形。我们不逃避,我们不求神,我们不拜佛,只想沉默地进行一场战斗,在打出“全剧终”之前,不言败。

我们没有斩天的刀,我们没有筑坝的息壤,但我们有人间最好的武器,那便是自律。

当武汉宣布封城,一千多万武汉人民速冻了自己的生活,没有打砸抢烧,没有哭天喊地,只有沉默的坚守,只有默默地承受、默默地牺牲,即使在痛苦中承受着别人的错误,也要让这种牺牲止于自己。他们,就是上甘岭上一动不动的英雄。中国,要给武汉人民一句感谢;世界,要给武汉人民一句感谢。

中国其它地区能够得以复工复产的自由,来自武汉人民的自律,也来自全国人民的自律。一场《流浪地球》般的饱和式救援,在现实中上演。谁能想到在一个办公室中尚且内斗不止的中国人,竟然自发组织出了无数支大大小小的救援队伍,用人员、用物资、用难以想象的速度,硬生生把一条指数增长曲线给砸成了指数式衰减曲线?就连中国自己的防疫专家建立的计算机模型都脱靶了。把无数陌生人组织成战役小分队,并最终汇合成一场大会战的原力,除了“我们是中国人”的认同感之外,首推自律。

展望

自律,并非只在灾难中才能展现。生活中我们也处处体现着自律。

在自律中,不断探索自由的边界。即使还有很多无奈,但只要一点点去争取、去改变,我们的自由总会扩展到让每个人都尽可能舒适的程度。当每个人的自由与自律都能合一的时候,那便是乐土。

世外没有天堂,乐土就在人间。

谨以此文,纪念我们的 2020 魔幻式开局,以及预期中的魔幻式结局。